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幼师毕业论文题目 >> 正文

【荷塘】梦与现实(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王萍在荒凉空寂的旷野上奔跑,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她迎着飞沙走石向前面的城堡飞奔,因为后面有电闪雷鸣、疾风暴雨追赶。

她冲进了城堡,一个披着黑袍的黑衣人拦住了她。“这里是‘随心所欲医院’,你要进吗?”

“医院?我没病,但我想在这里歇息,只想躲避暴风雨!”

“你有病!”黑衣人一把拍在她的腹部,“你这里长了肿瘤,你只能活一周!”

“什么?我得了癌症?我就要死了?”她害怕得直哆嗦,急急地问:“那怎么办呀?”

“你跟我来!”黑衣人话没说完,袍襟舞动,腾空而起,她就被裹挟到一个没门的屋子里。

硕大的房间被一道墙从中间隔开,分成左右两间,两间都没门,正面对着她。左面这间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嫩绿的草地上摆着一个铺着洁白台布的餐桌,美妙轻缓的乐曲伴着一个漂亮的女孩愉快地享用美食,旁边站着的“小鲜肉”不停地往女孩面前的盘子布菜。她又看右面,这里昏暗恐怖,是一个手术室,几个没有眼睛的白衣人正在给病人做手术,随着凄惨的嚎叫,一块腐肉从肚子蹦出来,鲜血淋漓,好吓人啊!她只瞟了一眼,又赶紧去看左面,这里正在上菜:红烧鲍鱼、剁椒鲜贝、清炒虾仁……“小鲜肉”报着菜名。

“虾仁!我最喜欢吃虾仁了。我曾经梦想将来有钱了,把虾仁当米饭吃,每顿饭都大口地往嘴里扒拉。”她已经流出口水,就要奔过去!

“想好喽,那个女孩马上就会死去!到那里的人只能活5天!”

“5天?只能活5天?5天以后我就见不着我的女儿,我那个花心的老公就会再找一个女人,睡我的床,欺负我的女儿。不行,绝对不行!”她又去看右面,看得她浑身颤栗。

“如果你手术,可以活到老!”黑衣人解释。

“是吗?我可以活,但必须忍受痛苦!可我实在想活呀!我还没去过西藏,我还想看埃及的金字塔,看巴黎的凡尔赛宫;我还有一部小说没有写完,我要当作家。我想活,可手术太可怕了!”她犹豫不定。

“赶紧定,时间不多了!”黑衣人大声地提醒着。

“好,我手术!”话刚说完,她就被甩到一张手术床上。巨大的无影灯照得她睁不开眼睛,她使劲地睁,她从那睁开的一点缝隙中看到,几个没有眼睛的白衣人在传递刀、剪、钩、钳,无数个闪着寒光的杀人武器!她哆嗦起来。“咔”她感到腹部被利刃切开,血不停地往下涌,快要流干了。她身上的气也在散去,她已经快没气了。她拼命地喊:“不要,不要做了!”

“不做,你马上就死!”

“不,我不想死!我做!”她说做了,可那些白衣人就是不往下进行,他们手里的刀、钳、钩、剪沾满了她的鲜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滴。

她知道,他们是要她下决心,不能再心存侥幸!她急了,拼命地喊:“我做!你们救我,救救我,救救我啊!”

【二】

王萍从梦中惊醒,汉水浸湿了床单,腹部好像还隐隐作痛!她仔细地追忆梦境,“刚才的梦,到底预示着什么?”

王萍是一家四星级饭店的总经理,她在这家饭店已经工作了10年。当初饭店开张的时候,领导把她从局里调来做副总经理时,她是副处级。她到饭店的第3年,总经理调回局里,她就顺理成章的升任总经理,副处变成正处。

王萍当上了总经理以后,饭店在她的管理下蒸蒸日上,每年向局里上交利润上百万,四年前她又升到副局级。她想:“一个快50的女人做到局级,已经差不多了,再往上升很难。”所以她在活动,想跟前任一样调回局里去享清福。可不知道怎么,自从升到副局级以后,所有不顺就接踵而来。

其实,这些也不能全怪她。饭店自从4年前改造重新装修以后,经营就越来越困难。这两年,虽然饭店生意很好,经营利润不断增长,但两千多万的贷款和拖欠装修公司一千来万的费用,压得饭店始终喘不过气来,使饭店步履维艰。但员工不管这些,员工看得是实惠,是他们拿到手里的钱总是和四年前一样多,福利待遇还不如四年前了呐。

王萍觉得目前的饭店就像一条设备老旧超负荷行驶在风雨中随时可能船毁人灭的破船。要想避免灾难就必须卸下部分旅客,更新设备,换上年轻技术高超的水手。可是难啊!谁愿意跳下水去找死呐?谁的水性那么好,能在水中畅游,从而寻到鲜花盛开的岛屿或繁华璀璨的港口呐?

王萍根本没想给饭店做大手术,她只是吹了吹风,撒了点云彩,就引来雷声轰鸣、暴雨不止。告状的、打架的、骂娘的、在下面使坏的,轮流上演,热闹非凡。

王萍知道饭店必须做一个大的手术,进行大换血。但还得等一个契机,等到水到渠成,等到不会殃及自己。

前两天,一个老朋友找到王萍,向她透露,那个老朋友的儿子想收购这个饭店,已经上下活动,并且注资老赵公司一千万,要老赵配合收购计划。

王萍很了解这个朋友的儿子,他的这个儿子有这个实力,年轻有为,资产十几个亿。王萍更了解老赵,老赵和她们饭店的几个高层管理者都很熟,所以老赵才没有成天追着她的屁股要帐,但老赵要是玩起花活来……

王萍想到朋友的拜托,心里总是不踏实,又痒痒的。一个很好的能使饭店起死回生的机会,好像有点暧昧、有点变味呐?

这么多事情搅合到一起,像无数只小手在她心里抓挠着,搅得她心情烦闷总是恶梦不断,睡眠不好。

王萍在上班的路上还琢磨着夜里的梦境。一到班上,恶梦就来了。三个相貌丑陋并有些狰狞的黑衣男人正坐在她办公室门口的地上等着她呐!

王萍望着,正对着保卫部经理痴痴傻笑的三个男人,心里对老赵又想骂又想笑,“嘿,这个老赵,哪找的这三块料?还真有特色!”

老赵就是不一般,做事雷厉风行。和王萍那个朋友的儿子见面后的第二天,就组织了一支要帐队伍,大张旗鼓地去饭店要帐。

这支队伍只有队长和培训员固定,其余队员由公司上下好几百人轮流担任。今天是仨女人,明天换俩男的,有时是小伙,有时是阿姨,还可以是大叔、大妈。这些人不打招呼不预约,直闯总经理王萍办公室,进屋找个地方坐定,陪总经理办公!打毛衣、玩游戏、喝水、吃饭,毫不拘谨。

王萍就喊来前厅部经理、安保部经理发飚:“你们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不拦住他们?!”

两位经理心里委屈,我们怎么拦啊?谁也不是诸葛亮能掐会算,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谁也不是孙悟空火眼金睛,能分辨出谁是客人,谁是要账的?

最让王萍恼火的是,她为了躲避这帮要债人的骚扰换了好几次办公室,却每次都被他们找到。她知道,饭店里有内奸。她也没办法,饭店的状况弄得她焦头烂额,她没时间去查那些无聊的事!

紧跟着法院又来了传票,饭店要在十五天之内提交答辩状!当总办主任向王萍汇报这些情况时,王萍烦躁地问:“饭店的法律顾问怎么说?”

“他说,对方证据充足事实清楚,我们应该是输定了。他建议我们找老赵谈谈,最好和老赵协商解决。像咱们饭店这样确实没钱可还的,可以和老赵协商达成一个还款计划,把债权变成股权。”总办主任鹦鹉学舌地回答。

“协商解决,要是能协商解决,老赵就不这么闹了?再说,债权变股权也不是咱们说了算的,那也得上面点头啊!”王萍无奈地说。

“那,我先给老赵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底线?”总办主任小心地问,手伸向了电话。这几天那些要债的已经把他的神经搅乱,他有些慌乱失控,急于给总经理一个好印象。

“打吧!”王萍表示同意。

电话通了,总办主任按的免提,声音很清楚。“唉,赵总,你派人天天到饭店来闹,太不够意思了!我们又不是有钱不还。”总办主任一副公事公办的派头,成心在王萍面前撇清他和老赵的关系。

“唉唉,我先声明啊,那些人可不是我派去的,那是因为我没钱给他们开工资,他们自己组织的。我也是刚听说,也没办法,他们要养家糊口啊!他们在我这折腾得更凶,把我办公室都砸了,你说我怎么办?报警吧,没用!大不了关他几天,可他出来后,会和你拼命!他烂命一条,他怕什么?想想不值得,算了!”老赵的话软硬兼施,让你急不得恼不得,明知道是他安排的还不能怪罪!

“我说赵总,我们已经接到法院传票了。何苦呢?偏要闹到法院!”总办主任赶紧提传票的事。

“唉,我也是没办法,都没米下锅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其实我的律师提醒过我,别赢了官司输了市场丢了买卖,得罪了朋友!我想,不会的!我是跟饭店打官司,又不是跟你们个人过不去?跟你们王总过不去?你们王总会理解的!”嘿,他好像知道王萍就在旁边,成心说给她听。

“这样吧,我们找个时间谈谈,看看是否能协商解决?”

“协商解决也可以,但我现在就想要钱,你们要是不能现在还款,一切都免谈!”老赵语气强硬,没得商量。

“可我们不是不还,我们现在是真没钱啊!”

“钱你们可以有,不行把饭店卖了,钱不就有了吗?”

“唉,你……”总办主任还没把话说完,那头老赵把电话挂了。

王萍盯着满脸通红的总办主任不说话,心里却在盘算:必须想个办法了,否则后果难料!

第二天上午王萍把几个副总招呼到一个小会议室,向他们通报了饭店的现状和昨天上午总办主任和老赵的通话,很诚恳地说:“我希望你们谈谈自己的看法,出出主意,不要有顾虑,有什么说什么,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能够使饭店起死回生走出困境的,成熟的不成熟都可以提出来,畅所欲言!”

刚开始,几个副总说话还很谨慎,渐渐的被王萍一反常态的微笑化解了拘谨,不停地点头,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没把门的。有的提出引进外资,有的提议出让股份,有的干脆提出把饭店卖掉。卖掉了,大家可以彻底解放!我们都是局里在册的干部,可以回局里。不想回去的,留下来工资可以翻翻,干起工作来也畅快。不像现在,有的老职工像大爷,说不说就要到局里告状!弄得你管深了不行,管浅了,还不如不管,实在憋屈!

几个副总信口开河地说着,总办主任一句不落地记着。会后,王萍让总办主任把会议记录稍作整理,附在她给局长写的《有关饭店经营状况及一些设想的报告》的后面,放进信封里封好,让总办主任明天亲自送交局长。

很快,在一定范围内,在部分人中间,有关饭店快被收购的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荡起了或大或小的波动,闪烁着流光溢彩的涟漪,泛着各种各样的味道……

辽宁专业癫痫病医院
小孩癫痫多久发作一次
羊角风生活中怎样护理

友情链接:

银钩虿尾网 | 甜品店培训 | 湖北自考档案查询 | 清除浏览器缓存 | 经期推迟半个月 | 中国竞彩网首 | 刘亦菲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