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何如何 >> 正文

【流年】爱情、旅行和阴谋(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我正在和钱小彤打羽毛球,我的手机响了。我丢下球拍走到场边,坐在椅子和史超聊了起来。东拉西扯了一通后,史超问我工作怎么样。工作还能怎么样?我用手揩掉流到眼眉毛的汗水说,还不是那么回事,挺没劲的!我告诉史超我刚换了一个工种,还在适应中。我一边喝水,一边喘着气。史超静静地听着我发牢骚,然后他咳嗽了几声,突然问道,你的身体没事吧?和以往有点不同的是,史超声音嘶哑低沉,了无生气似的,显得中气不足。本来这是个很普通的问题,也许他是随口问的,但说不请是为什么,当时我对他提这个问题,感到有点奇怪。我一愣神,被水呛得咳嗽起来。史超问,没事吧?我搞不清他到底问的是哪样:是没被水呛着,还是身体没事。所以等缓过气后,我说得有点含糊,没事呀!听了这话,史超顿了一会,说,没事就好。然后说,那保持联络吧,有空再来游玩,就挂机了。听他的口气,好像对我的那句话放心了似的。

这时,钱小彤在那边的半场,正将球拍玩得滴溜溜的转,还抛打羽毛球,看样子是等得不耐烦了。看我将手机关上,便大声喊我上场。

事后我越想越不对劲,奇怪啊,史超怎么关心起我的身体来呢?我们是老朋友了,从来不会客气的。从球场回去后,我本想给史超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的。但我想想,对自己的行为又觉得好笑,不就是一句话吗?怕是我多心了,我怕他笑话,只好作罢。不过电话虽然没有打,但我的脑子还在为那句话转。在对自己的生活检讨了一个星期后,我才猜想,是不是与去年那次的旅行有关?那次旅行中有几件事,至今还不时在我的梦中放映,将我的睡眠糟蹋得一塌糊涂。这一联想,搞得我一连几天,都有点烦躁不安,竟然真的关注起自己的身体状况来。除了经常照镜子外,在和钱小彤来事儿前,也显得犹豫不决,甚至有点吞吐地问她,身体没有不适吧?钱小彤奇怪地看着我,问,你怎么变得有点神经质?要知道在此之前,每次我都是那么猴急。

2

有那么一段日子,我和钱小彤谈着,和单玟关系暧昧,只不过我知道结局,那就是和我结婚的是钱小彤。我跟单玟的关系也只能是那样了。而单玟和仇子君的关系也就那样了。

我不明白仇子君为什么那样对我。我们三个以前是同学加好朋友,我和他一起毕业来到了这一家公司。当然,我们也曾经一起追求过单玟,只不过最后的胜利者是仇子君罢了。说实话,单玟最后答应仇子君,是因为那时我们都年轻。从单玟的言谈来看,当时她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事业心,仇子君的事业心是比我强,所以我虽然输了,但也心服口服。仇子君现在已是我的顶头上司了。我觉得他应该对自己满意了,事业和爱情都双丰收。此事看似了结了,但我觉得仇子君好象对我耿耿于怀似的,我觉得周围有一个无形的压力网,将我罩住。到了单玟请我吃饭那天,我才多少有点醒悟。

那天单玟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空。我说有空呀。那天钱小彤正好去出差了。单玟说,那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说那下班后,我坐仇子君的车子过去。单玟沉默了几秒钟,说他今天有应酬。我想我刚才是误会她的意思了。我的确是很久没有和他们吃过饭了。以前我们三个人经常一起聚餐的,所以我一听她说“我们”,自然想到了是三人会。听她这么说,我登时心就一沉,问她,你……没什么事吧?单玟好象是犹疑了一下,又笑着打哈哈,没事就不能一起吃饭?我的脸立刻就发烫了,是啊,我怎么就那么希望别人有事呢?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念头惭愧。

我去到单玟家的时候,看来她早将饭做好了。我坐了不到十分钟,单玟就用碗碟将饭桌布置好了。她还拿了两个杯子,各倒了半杯的红酒。我们边喝边聊,当然是单玟问得多些,还尽是我们公司的事情。饭桌上的菜吃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我有点反应过来了,有点奇怪地笑着问她,你该比我还清楚啊,言下之意是该问仇子君才对。单玟红着脸说他们在家里不谈公司里的事。我不知该怎么续上她的话,就愚蠢地问,那谈什么啊?单玟说得有点怪声怪气,谈情说爱呗。这是个敏感的问题,我的心提了上来。我掩饰说,那也不错,现在公司里的事够烦人,谈别的话题可以放松放松。

单玟喝掉了那半杯红酒,将杯子用两只手指拎倒过来。她抬头问我,你忙吗?我说我就上班时候忙吧。其实你也知道,我没有太多的事业心。单玟的眼睛涌上一些东西,她说,那有大把的时间呆在家里吧。我奇怪了,我说我不呆在家里,我去哪里?当然,要有时间,我还是喜欢旅行的。这你知道的。

单玟转身到酒柜前,倒了一杯酒回来,示意我还要不要。我摇摇头。她又问我,应酬都有些什么好玩的?我笑了,说,单玟,你别喝醉了,你知道我讨厌应酬的。单玟笑笑说,所以你一直没有进步呀。我的脸热了起来,我说,单玟,将你杯子的酒倒点给我。

单玟站起身,拿走了我的杯子,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她倒了满满的一杯给我。说,一丁,你是怕我这没酒吗?我说,哪里的话,我意思是你别喝高,以前你沾沾就头晕的。单玟哈哈地笑我无知,说今时不同往日了。再说,醉了也不怕,这是我的家。我这时的食欲已经没有了,我不知道这个饭局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一把夺过她喝剩小半杯的酒说,再喝就醉了。没想到单玟瞪着我,说醉了有你嘛。我说今天你是怎么啦,尽是些醉话。我说我已经饱了,你坐下休息,我替你收拾桌子。我想扶她到沙发上坐下。她和我拉扯着不肯过去,还说她的家她自己会收拾。我没心思听她胡诌,加了点力气把她拖了去沙发。不想她一坐下来,顺势将我也拉倒在她的身上。

我发觉她哭了!我这时情不自禁地抱住单玟。我小心地吻了吻她的头发,问她,怎么啦?单玟嘤嘤地哭着,不回答,之后又在找我的嘴唇。我有点失去了理智似的和她吻在了一起。我吻到她的乳房时,一阵电话铃将我的脑袋敲醒了。我和单玟分开了,但她也没有接电话,任电话铃响至挂断。

我站起身,说,那我回去吧,仇子君也该回来了。单玟恨恨地瞪了我一眼,说,回个屁!她的这粗话把我吓了一跳,因为她在许多人眼里,一直就是个淑女。我走到门口时,单玟从后面抱住了我,我不忍心挣脱,站在那不知道怎么办好。抱了一会,单玟将我拉转身,用手拿起我的双手,放在她的胸前,我明白她的意思,当然,自己也想,我伸手揉了一会,又用嘴吻了它们。我听见单玟含糊的声音。又一阵电话铃响了。我明白我该离开了。在我转身的时候,单玟扬手打了我一个巴掌。又很快踮起脚,吻了我的脸颊。我张张嘴,但说不出话来。

我走出门后,风吹着我发烫的脸。我有些遗憾,又有些快意。想着刚发生的事,脑袋好象要飘飞起来。

3

史超是我多年前认识的T城文友。那几年他跳来跳去,干过许多行当,做过地产营销策划,也倒卖过公文,现在开了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自己做总经理。有两年的时间,我们曾经一度失掉了联络,因为他频繁跳槽,可能无暇顾及身边事,电话又经常变换,我自然是没法找到他,他也没有和我联系。后来有一天,我在上班时接到了他的电话,史超说他将电话本弄丢了,所以一直无法跟我联系。我疑惑地问他,那谁给的电话?史超笑了,说,还有谁呀,114查号台呀。看来我老呆一个公司的好处就这了,朋友们好找。

史超和我聊了一通后,向我发出邀请,说来T城玩玩吧,他做地陪。自从那天和单玟亲热过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糟透了。一上班看见仇子君,我就想入非非,办事的效果可想而知,仇子君当然也没少给我脸色,搞得我想尽一切办法躲开他。正好有史超的邀约,我好象找到了逃离的借口。

说实话,我也想放松放松自己,于是便有了T城之旅。当然,我选择T市,并不是将T市当成了旅行的目的地,而是因为离T市几百公里远的夷山,才是我想去的地方。我对史超说过,从城市到城市,有劲吗?我还说过,逃离城市最好的方式,就是旅行。

我呆在T城的那些日子,对史超的日常生活做了些观察,得出的结论他是个忙人。但可以说,史超是很够朋友的,尽管他很忙,我也说,你告诉我T市好玩的地方就行了,我自便。但史超说,这怎么行呢?山长水远的跑来!我是东道主啊。他是这么说的,当然也是这么做的,他没有将我这个朋友丢下不管,而是尽量当好我的导游。有时他实在忙了,我是自便的,一个人吊儿锒铛地在市里的景点瞎逛,至于是否看到什么,我一点也不在乎,饿了随便吃点什么,我要的就这样的状态,谁也别来烦我。

有时我正在途中,史超的电话就会追上来,让我中午或晚饭时分,过去某某饭店,和他的朋友或同事一起吃饭。史超在每一个饭局上,总是对我进行热情洋溢的介绍,说一丁是深圳硕果仅存的诗人。这样的介绍常常让我有点脸红。其实,十年前史超的诗歌,在全国的大学生诗歌界的成就,是得到确认的。很遗憾现在他不写了。但值得庆幸的是中国从此多了一个儒商。

我说我后天去夷山。说这话时,我在T市已经呆了五天了。那天是星期四。

当时史超正在打一个电话,背正冲着我,他挂断电话后问我说什么。他刚才可能没有听到我说什么。我打算后天去夷山。我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史超愣了一下,像回过神来问我,市内的景点都看了?我往床上一躺,说,还不是大同小异。史超拿起桌上的茶杯,喝掉了所剩的一半。说,急什么?你的假期还长嘛。我说我没急呀。史超想了想说,我向旅行社打听一下行程安排。我说你忙吧,我自己就行了,其实我这样说,并不是对史超有什么不满,我觉得他已经很够朋友了,我这么说,只是心里有点烦闷罢了。没想到史超误会了。史超说你说什么呀,我说过要陪你去的嘛。你看,他这么说,我还能再说什么?史超说现在去吃饭吧。走出门口时,史超告戒我说出来就要超脱些。他可能怀疑我放不下深圳那边的事。

史超还约了一个人。我一看,也忙点头,算是打招呼。这个人是史超公司的一个部门经理,姓仇,这个姓让我一下就记住了,我们还在饭局上碰过杯。

这个饭局过程有点沉闷,他们不时用方言进行交谈,我一句也不懂。但看他们谈话的神情,史超好象是对仇经理做的一些事有意见。仇经理在言谈中似乎在向史超争取机会。后来他离开的时候,史超站起身,拍了拍他的手臂。史超喝了口酒,对我笑了笑说,看吧,什么事都有两面,他是聪明,但可惜用错了地方。我不明白他说什么,史超好象也觉得和我再谈公司事,也真是没劲,便转换了话题。他问我,干嘛还不结婚?我笑了,说那你呢?史超说,我嘛,还不容易吗?我说自己在谈着呢,我将自己的爱情故事讲了出来。史超没有发表意见,只是说,谈着就好,无所事事最可怕。

4

在听过我的感情故事后的第三天,史超丢下手头的公事,便和我结伴去夷山游玩。我说史超何必呢,我也不是初次出门旅行。史超说自己想放放假,从前一穷二白的,还不是照样过日子。我再怎么混,也不至于回到从前吧?我没话了。史超说过,以前在农村生活,甚至大学四年,还是经常处于饥饿状态。史超说他对饥饿的感受最深了。

说实话,我喜欢史超做我的旅伴,他活泼开朗。而我则相反,显得有点木纳拘谨。这样的配搭是似乎有点不协调,但可使旅途不至于太过沉闷。我还得说,史超还有点狡诈,这与他这些年的经商经历有关。当然,他这方面的招数,并不用在我的身上。在去夷山风景区的路途上,为了打发火车旅行过程中的单调和沉闷的时间,在车轮哐哐哐的伴奏下,史超给我讲述了许多商界的趣事,就像车窗外闪过的树木,让我头晕眼花。

我们到站已经是下午的3点钟。负责接站的地陪是个女导游,也就二十多岁样子,背了个背式小旅行包,她向我们自我介绍说她姓古,是我们两天游的地陪。史超向旅行社打听行情时,适合我们参加的团没有了,但说如果我们愿意,他们也可以特事特办,另做安排。我们权衡再三,充分考虑过我的假期,史超的工作安排,结果便有了三人行。等我们上了小面的,古小姐便开始向我们作有关夷山的介绍,看情形她显得挺轻松的,也许是只需照顾两个人。

安排我们住下后,古小姐说是第一天的行程安排,是去参观茶场。我们得徒步翻过几座山,然后才能到达茶场,之后坐车回住处。

我们步行上山时,已经是黄昏了。橙黄色的夕阳照在山道四周的黄色岩体上,显出一种古怪的色彩来。爬上一处山坳时,古小姐突然指着左边远处的一处悬崖,说那里是个自杀者的首选地点。我们抬头望去,山崖边只有一棵老松树,在黄昏的夕照下,显得孤独、神秘。山风吹过来,我感到了丝丝的凉意。在走下一个山坳后,古小姐讲了一个爱情故事,说白了,就是一个殉情故事。

故事是真实的,可能离我们很远,但离她很近。说的是她的一个童年伙伴,后来的旅行社同事,因为感情问题,从那悬崖上跳了下来。古小姐说真惨,人摔在一个突起的平台上,离山脚还有三十多米,也就是说连尸体都无法收下来,搞得母亲都快哭瞎眼睛了。

治疗癫痫病的最好药贵吗
北京癫痫病权威医院
临沂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银钩虿尾网 | 甜品店培训 | 湖北自考档案查询 | 清除浏览器缓存 | 经期推迟半个月 | 中国竞彩网首 | 刘亦菲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