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刘亦菲美国 >> 正文

怀念父亲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我18岁那年, 父亲因为一场疾病,永远离开了我们。

这10年里,我无时无刻都在 思念着他。

记得我小学五年级那年,在 学校与一个 同学打闹玩耍,因为不小心推了别人一把,直到导致那个玩耍的同伴一只脚骨折。骨折的那小伙伴的 妈妈是村里有名的“怨妇”,领着娃就上我们 家开骂。当父亲看到那胖 女人叉着腰站在我们家门口把我们家祖宗十八代骂完后,他放下手中的农活,什么都没说,骑着自行车把那 孩子送去镇上医院,还很不好意思买些两斤肉和一些鸡蛋送去人家家里赔不是。

回到家,父亲黑着脸,我躲在小房间故作镇定写作业,不敢多喘一口气。

估计是我那段 时间太调皮捣蛋惹了不少事情,父亲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这是 记忆中父亲惩罚我最重的一次,我趴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父亲拿着厚厚的竹板,重重地砸在我的屁股上,边砸边训我。我哭得稀里哗啦。村里的一群小屁孩围在我家门口,看着父亲打儿子,在一旁哈哈大笑。

近一寸厚的老竹板被打断成好几截, 奶奶从很远的小屋拄着拐棍跑来,边跑边骂“打不得咧——会打死孩子的——。那一次我差点晕了过去,屁股上一条条厚厚的血印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后来想想,我能感受到父亲自己在打我那一刻内心是多么的煎熬与 痛苦。一方面“恨铁不成钢”,另一方面又是打着自己亲骨肉。如今想想,父亲在下手打我的那一刻,内心的痛比我屁股上的痛还要痛百倍千倍。

从小父亲对我管教就是这样严厉,不允许我跟其他小伙伴出去玩,不让我看电视打 游戏,不给我买气枪买玩具,每天都是逼着我去 读书写字。他经常告诫我,日后你千万不能像你父亲一样没出息,你要混得比你爹好。

我的 童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在父亲的严加看管中度过的,父亲在我的童年没有给我买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唯有一次,他给我送过一块腰表。

那是在小学五年级,一时间班上几个同学开始炫耀起了一款长得像bb机又不是bb机可以挂在腰上的表。 母亲宠我,虽然有时候会惯着我,但是当时面对这样一块19元的表,她也不敢擅作主张给我买,我不敢跟父亲要,只能缠着母亲每天都挂在嘴边。

估计是这个小小的心愿在我嘴边挂得太执着,母亲有些 感动。有一天,她笑着告诉我说,马上期中考试,你 爸爸说如果你考得好就给你买那块表。

有时候,往往一个小小的目标能够激起一个孩子无限的潜力。

那一次期中,我数学拿了93分,全班50个孩子中排名第三。我把试卷很整齐的放在妈妈的梳妆台上,用一个火柴盒压着,鲜红的分数印在洁白的纸上,如同闪闪的红星照射着光芒,那是一个孩子内心最期待得到肯定的红星。

从学校放学回来,红领巾伴随着阵阵清风在xiong前飘扬,我哼着歌,满脑子都在期待着回家的喜悦。

试卷已经被爸爸看过,上面还写着几个字:“吾儿能干,继续 努力!”

一旁的抽屉里放着我惦记已久的bb机。(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

那一刻,我觉得世界上有爸爸的爱,真好。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位朴实无华、勤劳上进的农民,他文化不高,却非常爱学习,家中到处都是他抄写的学习笔记。他自学蔬菜种植技术,不安于种田种地,自主创业搞蔬菜种植。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让一个大家庭过上好 日子,让两个孩子读书 成长成才。

如今,我和 姐姐都已在在城市里安家立业,母亲也跟随在一起生活。虽然父亲已经离开很久,但我们时常还感觉到他就在我们身边。

他看着我们成长,笑着, 幸福着。

癫痫病的检查方法是什么
阜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益阳癫痫的医院哪家能治好

友情链接:

银钩虿尾网 | 甜品店培训 | 湖北自考档案查询 | 清除浏览器缓存 | 经期推迟半个月 | 中国竞彩网首 | 刘亦菲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