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长春市兴顺路号 >> 正文

【荷塘】怪 味 鸡(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怪味鸡”是尤利争夫人的绰号,真名其实叫阳无春。为什么会取名“怪味鸡”?在梅山法院流传两种版本:一种是阳无春在未农转非和老公未提庭长之前,身上会发出一种恶心的臭味,用一个医学名词就叫“狐臭”,于是,邻居刘方刚便给她取名“怪味鸡”;另一种版本是自从阳无春老公尤利争提拔为梅山法院庭长之后,阳无春便农转非迁来法院生活区,随着尤利争不惜代价的包装,在妻子身上喷洒世界最昂贵的“毕扬牌”香水,阳无春原先的怪味是没有了,但身上又出现了另一种大众不愿接受的怪味,闻不惯的人们就把她取名“怪味鸡”。

梅山法院院长换了一茬又一茬,唯有“怪味鸡”的蔑称似乎要成其为终身制。

梅山法院终于来了一位新院长,名叫郑天宇。法院能不能“震天宇”,人们便把希望放在了郑天宇院长身上。在一次饭桌上,点菜人有意点了一盘怪味鸡,郑院长说:“那怪味鸡有什么好吃的,味道又麻又辣又甜还带点酸味。”点菜的人说:“院长,你刚来恐怕还不知道,这‘怪味鸡’在咱们梅山法院还吃得香呢。”郑院长问:“为啥?”点菜人说:“我们法院就有一只‘怪味鸡’,还吃香喝辣,穿金戴银,比人都高贵。”

郑院长问:“你说什么,法院还真的有人养‘怪味鸡’,我没有听说过,只听说老江养着一只英国古牧。”

点菜人说:“是尤利争养的,不过,这只‘怪味鸡’还不能与老江那只英国古牧相提并论。老江养那只古牧虽然是狗,但却赋有人性,尤利争养那只‘怪味鸡’虽然是人,但却没有狗性!”

郑院长越听越糊涂,“你到底想讲个啥,我怎么听不明白啊!”点菜人说:“‘怪味鸡’是尤利争家媳妇的绰号。‘怪味鸡’逢人就夸她老公的能耐,娃娃工资级别也比尤利争高,家属们听不惯尤利争家媳妇侃天侃地、炫耀老公,于是就给她取名‘怪味鸡’。”

郑院长又问:“尤利争在哪个庭,哪来那么多钱?”点菜人说:“尤利争就是那个梅山法庭庭长,至于哪来那么多钱,我也就不清楚了。尤利争家的财产明显超过他的合法收入,偏偏就没有人过问。树立人民法院的形象,提高司法公信力,只要你能让‘怪味鸡’在咱们法官的脑海里消失,梅山县法院的形象就会像你的名字一样‘震天宇’!”

“有这样简单吗?”郑院长问,点菜人说:“简单起来也简单,复杂起来也复杂,如今老百姓最喜欢的官员是能把最复杂的事变成最简单的事,老百姓最痛恨的官员就是把最简单的事办成最复杂的事。”郑院长点了点头,“此话有道理!”点菜人看了看院长的表情,又讲起了“怪味鸡”家老公的故事。

有一年,法院召开执行兑现大会,其中有一个议程是大家自由上台发言,旨在听听百姓对法院的意见,大多数人上台都是什么刚正不阿、执法如山、铁面无私、重拳出击、心系百姓等等,唯有梅山文化站站长怒发冲冠跑到台上,“我来揭露尤利争的司法腐败问题!”主持会议的人来不及制止,也不敢制止。

文化站长便把尤利争在梅山法庭的诸多问题抖露出来,说是尤利争在梅山法庭几乎是雁过必拔毛,只要有人打官司,办砖厂的要砖,开煤厂的要煤,没有大型物资可要的,连个鸡蛋也不放过。不信,你们现在就去他房顶上看看那些煤,天井堆不下就堆上房顶,够烧他家烧几代人。那煤是哪里拉来的,是我堂兄弟有一个煤款官司告到法庭,尤利争硬要我堂兄弟给他一车煤。被告办了一个砖厂,他又拉了两车砖。“大檐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我今天还想问问你们法院纪检组,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要管好自己的人、看好法官的嘴吗?据我所知,对于尤利争的问题,梅山的老百姓既有真名举报的,也有匿名举报的,但就是没有调查的结果。我想,在座的法官不会不知道吧,前年尤利争家被盗,派出所有记录,有什么金项链、手镯、首饰等等,那些东西是哪里来的?还不是从我们梅山刮来的!尤利争不但损坏了你们法院的形象,而且还连杆打狗个个着,让法官都背上“大檐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的黑锅!还有我妹子离婚,我那流氓妹夫找了个小姐给尤利争奉上,他就对我妹子的离婚案拖着不办......

他说完后,台下掌声如雷、交头接耳,只有台上的主持人也就是“怪味鸡”的姑爹,脸顿时红到耳堂根。点菜人越讲越气愤,“本来那一次尤利争就该熄火了,但尤利争仗依着‘怪味鸡’她姑爹的余威,异地交流来的年轻院长便对尤利争不了了之。对于‘怪味鸡’家老公的事,还有一件众所周知,有一干警家属也不是省油的灯,说是她侄女离婚,尤利争吃了她侄女的半头牛还没有离成,乘法院年终总结召开干警大会,吃饭时当着全院干警之面,尤利争被骂得狗血淋头。领导们为何不管?还不是怕自己届内干警出事不光彩,影响人民满意好法院的形象。更为可笑的是上级法院要表彰一批长期坚守法庭的干警,他还榜上有名,并且还给他记了三等功。”

听着点菜人的口述,郑院长也巴不得赶快吃下这盘“怪味鸡”。为了“吃下”这盘怪味鸡,郑院长召开了全院干警贤内助动员大会,“请各位家属关心法院建设,管好自己的老公、儿女,同时还宣布一条,党中央提出整顿‘四风’,其中有两风是‘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我来了半年,发现我们邬邑县法院有一个怪现象就是喜欢吃‘怪味鸡’,请大家管好你们亲属的嘴,尽量不要让他们把嘴张到怪味鸡酒店,长期下去,你们的老公、老婆也会发生一种怪味,到那时,再好的席梦思床也不会有清新的空气了......”郑天宇院长真的“震天宇”了,台下掌声犹如春雷灌耳,家属们的目光共同射向了“怪味鸡”。

散会之后,“怪味鸡”的邻居刘方刚之妻林晓兰悄悄跑到院长办公室,“院长,你们今天这个会议开得真好,不过,作为家属,你们只要管好‘怪味鸡’就行了,不但他老公受贿,而且连她也受贿。一次,有一当事人来到她家,看着他公爹正在输液,当事人就给了她公爹一千块钱。待那当事人走后,她就给他公爹要那一千块钱。她公爹说,人家是给我的。怪味鸡怎么说?那钱是人家给你儿子的,你哪有那么大的面子?你儿子没有当法官之前,村间邻舍连个洋芋都舍不得给你。既然是给你儿子的,钱就应该拿给我,这个家是我当,钱只能由我来安排!”

林晓兰讲到这里,一本正经的郑院长也笑了起来,“真的有这回事吗?”林晓兰说:“我还会哄你,我老公当时在我家楼上还拍了照片,只是没有录音而已,不信你就到我们法官小区访访,‘怪味鸡’只要从酒店回来,逢人就说这年头磁(吃)也磁不掉多少,翻(穿)也翻不掉多少。今天有一个老板喊我家去邬邑大走(酒)楼,一顿只花了一鲜(千)发(八),还有,她还说她用的香水,叫什么‘毕杨’,‘毕杨’可是世界上最贵的香水啊!这些都是‘怪味鸡’自己说出来的,家属们没有哪一个不知道的。我从网上查了一下,‘毕杨’的价格每盎司达300美元。据我所知,在我们梅山县县委书记的老婆都没有用‘毕杨’,而一个法庭庭长的老婆却用上了,那钱是哪里来的,这就值得怀疑了!”

郑院长又问林晓兰:“哎,说了半天,你说的‘怪味鸡’到底是谁呀?”林晓兰也惊讶地反问:“院长,你是不是也想装糊涂啊!如果你不知道‘怪味鸡’,今天你怎么又会提到怪味鸡酒店。如果你也想装糊涂,今天这个会就是作秀了!”郑院长又问:“你说我像吗?”林晓兰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开了一个玩笑,我今天也不是像以往一样对牛弹琴!”

林晓兰临走时握着郑天宇院长的手,“既然你喊我们来开会并且是要关心法院建设,我有话就不得不直说了。咱法院能不能‘震天宇’,提高公信力,这次就要看你的了!”郑院长说:“谢谢你对法院的关心,至于你所反映的问题,最终还是要看证据的。”

林晓兰拍拍胸脯,“证据?我也是人民教师,只要你不袒护,我可以整理材料上报纪委!”郑院长当场表态:“那是你的权力,我绝对不会阻碍,更不会袒护!”

贤内助动员会不到半个月的一天,一股奇香的异味从郑院长办公室的门外飘了进来,一个富婆模样的老来俏提着一个看似很厚实的包裹突然走了进他的办公室,随手就把门“嘭”的一关,带有警惕性的郑院长立即起身,“你是谁,想整哪样,怎么进门就把门关上?”

“院长,我不是当事人,我是你们法官的家属,我家老尤的前途还得靠你多多关照呀!”

“你是哪一个法官的家属?”“哟,院长还不知道吧,老尤就是我的老公,你们法庭庭长尤利争。”“哦,我还以为你是当事人,既然如此,那就请坐,我给你泡水。”郑院长此时便想起了“怪味鸡”,还真的有点不寻常。

“怪味鸡”摆了摆手说:“你把这包东西收下我就走,水不必泡了。”“谢谢嫂子,这东西你赶快拿走,不然我就叫纪检组的来接了!”

“院长,我是为老尤的前途着想呀!”郑院长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不能收你的礼物。至于你家老尤的事,在梅山县法院也是‘名人’了,‘名人’的成分既有他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对于老尤的事,我有我的分寸。”

怪味鸡不是纯粹的傻婆娘,“老尤的事,我有我的分寸”她是听出来了,于是便说:“郑院长,你不要听她们乱嚼牙巴骨,今天我就是来为我家老刘证明他的清白。前几天你们不是开会吗,要我们家属关心法院建设,管好自己的老公,所以,今天我把这包礼物送来给你,这里面有十条印象香烟。”

郑院长斩钉截铁,“你以为我老婆不在身边监督我,我就敢收礼啦?昨晚她还给我打来电话,办公室的门最好经常敞开着,今天你进门就把门关上,我还急出了一身冷汗!”

“院长,你想到哪儿去了,即使我是那种人,法院干警也不会相信,你老婆也不会相信,和我这个黄脸婆在一起,你就一百个放心!这礼物是一个煤老板送来给我家老尤的,我把它交给你!”

“人家煤老板是送给你家老尤的,你又拿来送给我,我再送给别人,这不就成为前几天《清风》月刊上报道的《香烟旅行记》吗?”怪味鸡不卑不亢,“郑院长,你又想错了,这香烟是我替老尤交来给你们组织处理的,该退回煤老板的退回煤老板,该发简报的发简报,免得到时那些嚼牙巴骨的乱嚼乱啃,我家老尤永远也说不清楚啊!”

郑院长“哦”了一声,心想这“怪味鸡”不愧高手,绕来绕去,把我都绕到那儿去了。“既然如此,我还得感谢你,贤内助动员会才这么一开,你就为梅山法院的廉政建设添了砖、加了瓦。如果再让老尤把这十条印象抽下,老尤不检查出病来才是怪事。好,我立马就叫办公室发一期简报,该表扬的还得表扬,爱憎必须分明!先前算是对你的误会,我向你赔礼道歉!”

院长要发简报表扬“怪味鸡”为老公拒贿了,立即叫来新闻办朱晓丽,“这是贤内助动员会后的第一条新闻,咱梅山法庭尤庭长夫人为保障尤庭长身心健康送来的十条印象香烟,好好琢磨一下,争取后天见报!”

“怪味鸡”顿时窃喜,证明老公清白,算是目的达到!于是,她也学着电视上那些礼节拉着郑院长的手完成了她人生的最高礼遇。

“怪味鸡”刚刚出门不远,郑院长的电话铃声响起来了,他按下接听键,对方传来“你是郑院长吗?”“是的,就是我。”对方说:“我是梅山县纪委牛刚正,有件事情告知你一下,你们法庭庭长尤利争被我们双规了!”

郑天宇想不到这场“怪味风”会刮得这么快,“怪味鸡”想用最后一次贿礼来证明尤利争先前的清白再也来不及了,法院纪检组还没有着手,纪委便来了个先下手为强,郑院长当即表态:“壮士断腕、刮骨治疗,就按你们的程序办!谁倒法院的牌子,就砸谁的饭碗!如有要法院协助配合的地方,我们一定积极配合!”

通话完毕,郑院长打开办公室的玻璃窗朝外望去,一股清新空气扑面而来。看着“怪味鸡”远去的背影,郑天宇喃喃自语:“不论尤利争是违纪还是犯罪,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姑息养奸,纵虎为患,这难道仅仅是‘怪味鸡’没有管好丈夫的责任吗?”

......

癫痫病人的寿命很长吗
什么食物对癫痫有好处呢
小儿癫痫病权威医院

友情链接:

银钩虿尾网 | 甜品店培训 | 湖北自考档案查询 | 清除浏览器缓存 | 经期推迟半个月 | 中国竞彩网首 | 刘亦菲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