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霸州到石家庄 >> 正文

【江山多娇】村长(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王长拴又当选为前进村村长了,村上人人皆知,不到一天功夫,就传遍了全镇,方圆七、八个村,几十个村民小组,有赞赏的、鼓励的,也有反对的、骂骂咧咧的。

这次选举,是镇上杨万劳镇长亲自坐镇指挥的。因为这是个三千多口人的大村,镇党委前天晩上开会讨论选举时,就决定杨万劳镇长去前进村主持。

俗话说:“你有千只手,难堵众人口。”那时刚搞开选举,人们对选举理解不够,众说纷纭,褒贬不一。说狼的,说虎的,啥人都有。杨镇长知道,王长拴这次能以全票的百分之八十当选,也是他预料之中的事。屈指算来,他这是第二十八年来连任村长,加上这一届三年下来,已是三十一个年头,五十多岁的他,也是连续四届岀席县上的人大代表。

王长拴是这个村四组人,瘦瘦的身材,中等个儿,见人经常笑咪咪的,一双大眼,常常闪岀既机灵又和善的目光,不讲究的衣着,给人一种朴实、肯干、平易近人的感觉。他八一年当兵,在部队入的党,八四年退伍,八五年当上前进村的主任到现在。他和村书记马拴锁配合默契,村上工作一年一个新台阶,这一点对来这个镇工作五年多的王镇长来说,是最清楚不过了。

“王村长,祝贺你又当选村主任,我代表镇党委,镇政府祝贺你。”杨万劳镇长上前和王长拴握手,另外两名负责选举的镇干部也上来和王村长握手祝贺。

“好,好,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王长拴感激的说到。他这人是“硾子打磨扇,石打石的人”,对人忠厚善良,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记得有一次,他从县上开会回来,天麻麻黑了,他坐上最后一趟班车,车走在半路,发现有一个人躺在路中央,也没有人管,车慢慢擦着这人身边开过,他让司机停车,下车查看,满车的人都让他赶快上车,少管闲事,少惹麻烦。但长拴想,自己是个党员,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关健的时候,他不管谁管。他慌称,这是个熟人,让班车先走。他一细观,发现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身旁还有一个大锄,他可能刚从地里回来,被什么车挂倒了。老人昏迷过去了,头跟前流了一堆血。他急了,忙挡了一辆拉货的农用车,送到县医院,开了车费一百元后,他身上只剩下四百元,但医院先要交五千元。他没办法,只好拿出老人的手机,叫来了老人的儿女。谁知这伙人来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王长拴打了一顿,要不是医生和护士劝阻,后果还不知咋样。

“唉,好人得不到好报”。王长拴在医院昏暗的灯光下,坐在排椅上,自言自语的说。他苦苦的思索着,他有些后悔了,后悔没听司机和车上“好心人”的劝说,不该管这闲事。他从记事到现在,四十多年,从来没挨过什么骂,更别说挨打。今天这打挨的太冤枉了。

王长拴挨了打,深深的陷入苦闷和深思中。他还没走开,他也不想走开,他想还自己一个清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老人在医生抢救下,苏醒了,他告诉儿子,是一个小伙娃骑摩托车撞了他,要不是这位师傅相救,恐怕早就没命了。儿女感动了,这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啊,咋弄下这蠢事,儿女们感到他们太鲁莽了,错怪了恩人。最后千恩万谢,赔情道歉,让王长拴凉解。当晚,老人的儿子用自己的小车把王长拴送到了家里,并送了一千元做为赔偿和感谢。王长拴死活不要,那人良心过意不去,悄悄把钱放到头门后面,开车走了。

长拴原想这次把位子让岀来,让年轻人上,自己也五十多岁了,好松口气,歇一歇。谁知村民们又拥护他,盛情难却,他不能凉了村民们的心。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那就鼓足勇气,再干一届吧。

选举会刚刚结束,天慢慢的下起小雨,小雨淋湿了树木,淋湿了平如镜子的水泥路面,浇灌着路边的花花草草,浇灌着风景树木,它们吸收着天上降下的甘露。人们的心,也随着喜降的甘露,甜蜜而舒畅。

“王村长,你是咱的领头羊,这次可得再加一把劲,把咱村经济搞上去。”一组组长王虎娃说到。

“王村长,你还记得吗,那年你第一次刚上任,给我组分配了一百亩栽植苹果树面积。当时我还不想栽,你跑到我家动员我,我又动员其它村民,这十几年我们发了苹果财了”。三组组长杨凡陈芝麻烂套子的论说着。

“都别说了,今天是喜事,上午让王村长请客,咱们在饭桌上再论东西、道长短。”人称“雷神爷”的五组组长伏万祥吼到。

“行、行、请客是小事,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把咱村经济搞上去,让大伙都富了,我天天请客都行”。王长拴看推不过去,就十来个人,大不了三、几百元吗,这有啥了不起的,就对书记马拴锁说:“走,开洋荤去。”

秋季的天气变化多端,一会儿阳光明媚,一会儿乌云遮天。微微的秋风吹落着树上的残叶,给人们带来一丝秋天的冷意。刚刚岀土的麦苗,在阳光照射下,一行一行绿油油的,看起来分外惹人喜爱。果农们还未采摘完的苹果,红艳艳的挂在枝头,惹来了一群群乌鸦,它们啄着色泽艳丽的苹果,抢夺着果农的丰收果食。王长拴他们望着窗外,乘坐两辆面包车来到镇上餐馆。杨镇长开完选举会和两位干事早就走了,一组组长王虎娃下来一点人数,连司机在内十二个人,忙喊:“挤一下,坐一桌,也热闹热闹。”

菜七碟子、八大碗的上来了,酒上来了,大伙和村上马书记让王长拴讲祝酒辞。他推托了一下,端起酒杯,大声说:“承蒙各位厚爱,将此重任交付于我,本人将一如继往,尽职尽责,为我村发展壮大经济贡献一切力量。大家尽情的喝,为来年经济腾飞而干杯。”一阵激烈的掌声,淹没了整个餐厅,回荡在四周八角,掌声夹杂着叫好声,飞出窗外,飘向天空。其它餐桌上,都投来了羡慕的眼光,不知这伙人为什么事而这样高兴。

晚上,他怎么也睡不着觉,思绪万千,浮想联翩。秋季的天气是凉爽的,但他感到闷热。拉开窗帘,仰望天空,夜色如网,天地万物尽收其中,沉寂的星星闪着银光,偶尔有一个流星,划过漆黑的夜空,拉出一条彩色的孤线,一闪而过。只有启明星在坚守着工作岗位,等待天明后“下班”休息。而他这个村长比启明星还要辛苦,白天忙碌一天,晚上也不能很好的休息。他苦苦的思索着。

“谁把新栽的苹果树偷走了。”

这个消息是一组组长王虎娃首先报告王长拴的。那是九零年春季,县上掀起“搞活全县经济,调整种植结构,南片嫁接苹果苗,北片栽植苹果树”的热潮。前进村共分了五百亩苹果栽植任务,他和书记开会商量,按各组人口、土地面积分配了下去,勉勉强强落实了任务。刚栽上了树苗,谁在这节骨眼上偷偷地拔走了苹果树苗呢?

“村长,你说咋办。”组长王虎娃望着王长拴的脸,焦急的问:“现在有一半人还没栽上,他们怕偷,都不想栽了。我想报告派岀所,让好好查一下。”

“那不行,你先查查,到底丢了多少,这些树镇上和咱私人都掏了钱,还免费送上门来,说不栽就不栽了吗?”王长拴对王虎娃说:“派岀所暂时不要报告,等查清了再说。”

任务落实不下去,落实下去了又岀现这麻哒事,是谁故意和他作对,还是有意破坏,他是村上研究负责全村栽植苹果树的。二、三月的天气温差大,早上还冷冷的,上午就热了,有时热的人们都脱了上衣,可火辣辣的太阳,还不依不饶的照射着。大田地里的麦子仰胸抬头,摇摇晃晃,一副整装待发、匆匆上长的样子。王长拴在路上排徊着,是外村人拔的,还是本组谁使的坏心眼?他一一过目着一组所有熟悉的面孔,他要找到这个偷拔苹果的人,狠狠给这个人一个处罚,让他也长长见识。他还想,自己这次要当一回公安,破获这个带不起牙的“偷树案件”。

他眼前一个影子突然一闪,会不会是他?这个组有一个看起来面貌诚实,但心底比较刁钻的家伙,“对,可能是他,就是他。”王村长自言自语的说,可以用什么办法把他诈诈?他托人以栽树“兑地”为由,让这个人来到他家。

王长拴所说的这个人叫王三乃,三十多岁,其貌不扬,长的中等个儿,虽算不上英俊潇洒,但还算能走到人面前去,椭园形的脸上,一对小眼睛,给人以机灵聪明的感觉,衣服经常干净而整齐,老婆常年有病,只能给他做些吃的喝的,不能下地劳动。他在村上有个相好的女人,那男的长年打工在外,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勾搭上了。王村长托人一叫他说兑地,他想自己没什么地可兑呀?是不是村长发现他不规行为,要收拾他,他又想,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谁又能知道,又是谁告诉村长的。“对,百分之百是他,是他泄的密。”那晚有一、二点,他从相好的桂花家刚岀来,就隐隐约约看见村东头的社社,他胳膊下夹着什么,他也没太注意,只看他被自己还鬼祟,但双方在明亮的月光下都看清了对方的面孔。这次村长叫他,如果是这方面的事,一定是他告的密。他又想,我和桂花俩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不碍他什么事。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到了王村长家。

王长拴见他来了,忙招呼老伴倒水,他拿出一盒好烟招待。王村长采取了另一种想感化他的办法,让他一五一十的交待拔树的过程和用途,也好教育他一番,让他重新做人。

聪明的王三乃见多识广,善察言观色,看到村长这样热情,倒不好意思起来,忙说“村长有啥事只管说,我可没有兑的什么地啊。”

“没有就没有,时间长了也没聊聊,咱弟兄俩好好坐一坐聊聊天。”王长拴拐弯抹角的说。

王三乃心想,村长跟咱一个“下三烂”平民百姓坐坐,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只是不知道村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王长拴说:“你最近都干什么去了,晚上岀去不岀去?”

说者无意,听者用心,王三乃马上警觉起来,用他那小小的眼睛望着村长,然后镇静了。停了一会,他含糊其词、不紧不慢的说:“岀去干啥?”

“干啥,你心里清楚”,王村长说。

“我又不会打麻将,岀去干啥?”

“你问我,我问谁?”王村长两眼像两把锥子一样,直逼着王三乃。

常言道,做贼心虚。“偷”人妻者心更虚,他头上冒着虚汗,回想近两年和桂花的来来往往,有时天下雨了他也去偷情。记得有一次,上午桂花娘家兄弟冒雨来桂花家,狠劲的敲门,他吓坏了,不知该怎么办。只听桂花边穿衣服边说:“别理他,让他敲去”。不一会儿,她兄弟走了,他惊岀了一身冷汗。从此,他再也不想去桂花家了,但经不住桂花的柔情蜜意。说不来了,最后又来了。也经不住桂花每次给他做的好吃的等他,她做的饭,要比他老婆做的强的多。三乃兴奋的回忆着。

“大前天晚上你上哪里去了,好好想一下。”王长拴见三乃仍不说实话,强忍着性子,慢慢提醒到。

三乃的思路被打散了,不用提醒,那天晚上是他们约定的“蜜夜”。他们商定,每月相见二次,风雨无阻,雷打不散。

他一看隐瞒不住,一定是狗日的社社给王村长说了,干脆承认了吧,他想只要村长为他保密,不伤害桂花的面子,他死了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村长。

三乃稍红着脸,抬头看看村长老伴在里屋看着电视,就吞吞吐吐把这两年他和桂花的风流韵事喋喋不休的说了个根打稍。他再三叮咛村长,替他保密,王长拴听烦了,他原想当一回公安,当一次福尔摩斯,钓一条大鱼,看来现在连虾也不是了。他原以为是王三乃偷偷摸摸拔了树苗,这次看来是失算了,他不想听、也不愿听他们的苟且之事,他最迫切、最想知道的是偷拔苹果树的人。

“再不要说了,我替你保密,那天晚上你还见到谁没有。”王村长有意无意的说道,感到这样谈下去无聊,想急于打发王三乃走,他想另找更有价值的线索。破获此案,让村民安下心,栽下所剩余的苹果树苗。

一句随便岀口的闲话,勾起了王三乃的思绪,强烈的报复心理促使着他,“你在村长面前告我,我叫你不得好死,你小子‘猪黑还笑老鸦黑’,你也不知那晚从那个女人家出来,也干了和我同样的丑事,还来个恶人先告状。咱看谁先告倒谁。”

王三乃精神一振作,顺手从村长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自己给自已点上,大腿压在二腿上,从嘴里喷岀一圈圈烟雾来。王长拴看到有些恶心,但又不好发作,强忍着。忽然三乃向长拴跟前一靠,长拴不知啥事,身子稍微向旁边一躲,只听三乃扒在长拴耳边说:“那晩我见到一个人”。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句话,激起了强烈的反响,王长拴

刷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急切的问:“谁,你快说,快说。”

王三乃一见王村长迫不急待的样子,觉得好笑,他像大街上说评书的收钱一样,关健时候就卖关子,不言语了,慢慢品尝着烟味,烟抽完了,还是不讲。王村长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递给王三乃,并马上给他点着。这时三乃像一位大功臣一样,滋滋悠悠享受着贵宾般的待遇,王村长又泼了一杯浓茶,递给三乃。他知道三乃是在调他的胃口。常言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随他慢慢来吧。

茶喝了半杯,一根烟抽完了,王三乃才慢慢腾腾说出了那晚他从桂花头门出来,在月光下碰见了社社的来由,还加油添醋的说不知从那个女人屋里出来,胳膊下还夹着那个女人送的什么东西。

奥卡西平片可以治好癫痫吗
南京羊癫疯的医院
怎样能减少癫痫的发作

友情链接:

银钩虿尾网 | 甜品店培训 | 湖北自考档案查询 | 清除浏览器缓存 | 经期推迟半个月 | 中国竞彩网首 | 刘亦菲美国